首页 > 学院 > 课外生活 > 正文

课外活动让大学生活丰富多彩

2017-07-30 15:41:47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大学里,最可悲的莫过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生活。各种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青涩却假装老成的人际交往,都将成为今后一辈子最难忘的点滴。本版为你介绍同济的几个特色社团。
  
FILMARC电影放映小组
我的DV短片入围国际电影节
  
□徐亚萍(02级广播电视编导专业)

大一的社团招新,我攥着三十元钱换回了一张NG影协的会员卡,于是,每个礼拜的一教417,都带着一股对电影的新奇和热爱坐在教室的人堆里,感受到的是周围同样激动的气场。后来,我们在Spree教授的帮助下成立了FILMARC电影放映小组。

2005年和2006年的寒假,我们接触到装置艺术,那是利用简单的感应器实现创意的一次尝试。那些日子每天在苹果机房里制作硬件和电脑工程,Spree教授、Dirk老师、周小蕊老师,和我们一起像孩子一样做着一个叫“电子动物园”的尝试,我们同学们都是第一次接触装置艺术这种先锋艺术,直到我们做成的几个装置变成事实摆在比翼艺术中心的时候,才真切地感受到这种艺术的多义性和调动性、合作的快感。我的装置作品的名字叫“ShowDown”,它是通过坐在沙发上的人对沙发的压迫触动传感器,带动对面电视上的影像变化,制造电视对面的人与电视对话的假象,以隐喻电视对人的戏弄。

在Dirk老师的帮助下,制作过程中为了克服很多的无法实现放弃了一些创意,但是当做出的简陋装置呈现在眼前的时候,仍然觉得很欣慰。当“电子动物园”在王小慧工作室再次展出的时候,鲍峰老师和来参观的同学们兴奋的神情已经让我们感受到了这种艺术和布展活动带来的新鲜和激动。
  
2005年冬天,我的DV剧情短片《Hello》和沈一亭的DV纪录短片《AglimpseattheAIDSvillage》入围德国汉诺威国际短片电影节。12月为期一周的异国之旅是我大学生活中重要的一笔,这个过程不仅让我了解到电影节运作的细节,欣赏到来自不同国家的年轻人的所思所为,结交到几个异国却同志向的朋友,更重要的是,它腾腾升起了我心里一股力量,电影的魔力影响着那么多人,将来自世界上不可能想象到的角落里的一群人凑到一起,巨大的屏幕上跃动着迷人的光影的时候,也许我找到了我的方向。
  
民乐团
没有基础一样玩转古筝
  
□程子昂(04级化学系,同济民乐团团长)

不知是怎样的缘,让我走入民乐团。自高中起便偏爱传统文化,诗词、民族音乐等常常是我所关注和欣赏的古典艺术,进入大学后,便自行买古筝买书,开始了古筝的自学之路。

初入乐团时,我心中总有种莫名的自卑感,毕竟其他人大多都是学器乐十几年的,而我们声部,都是些没有什么基础的人,所以愈发希望自己能为这个集体做点什么。到专场音乐会前夕,由于男生服装还未到位,演出需要向合唱团借部分的服装。我欣然接受了负责服装的任务。虽然是很小的事情,但在之后的庆功聚会上,我还是受到了表扬,这也让我增加了一些归属感。

在乐团里,经历了一次次的排练后,我们声部同学也逐渐培养起了自己对于音乐的感觉,并逐渐变得更为自信。记得在第二场专场音乐会的时候,我让我们声部的所有人,都站起来演奏。从坐着的打击乐声部到站起来演奏,虽然只是一步之遥,但那却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自信啊。

直到第三场音乐会,我们声部在那首首演的曲子《大业芳菲》中有段solo。我们在感谢周老师作曲时给予我们声部充分信任的同时也深深感觉到了肩上的重任。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应该加排,于是大家都利用休息时间,约在排练房,一次又一次地排,而我们声部的一名同学更是从嘉定校区赶来本部。这样的辛劳没有白费,我们的solo把整个曲子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新的一学期,原来的团长搬去嘉定后,几乎所有琐碎的工作都落到了我的身上。于是我开始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如何工作。慢慢地,我们都看到了一个更加规范的,生机勃勃的乐团应该有的样子———每个人,都在为做自己的乐团忙碌着。
  
极限重力车竞赛
两小伙自己动手“倒腾”赛车
  
□张震(03级车辆工程专业学生)

在刚刚揭幕的同济校史馆,进门右转,你就会看到一辆造型别致的车。它的外型呈流线型,全身只有黑白两色,名字就叫“太极韵”。这辆车是同济学生为了参加美国一项车赛而设计的,现在,它作为新世纪学生的创新成果之一,放置在校史馆接受参观。

这辆车的名字叫极限重力车,竞赛是美国人DonMacAllister为孤儿募集资金而筹办的一项慈善活动。在比赛中,赛车从比赛的起点(通常是山顶)起步,靠地心引力的作用滑向终点,完全没有发动机与任何燃油。虽然是“滑行”,但赛车的速度一点不慢,2005年“最快速度奖”的获得者,沃尔沃的一辆概念车创下了最高每小时87公里的纪录。

设计者之一、03级车辆工程专业的张震从小就很着迷赛车,从小学起他就是少年宫的“车模发烧友”,四驱车刚引入中国时,他也成了忠实的参与者,当上海有了大型的比赛后,小张震立刻投身其中,和爸爸一起参加了比赛,并荣获了上海市一等奖。

之所以制作重力车,是因为2005年时,张震在一份杂志上偶然看到了介绍极限重力车竞赛的一篇文章,他开始突发奇想:设计这类车的难度并不是很大,自己也可以试试啊!这并非异想天开,此前他和同学杨正源曾经做过学校赴日参加“本田中一郎杯节能汽车赛”的赛车设计工作,有一定的经验。让张震高兴的是,老搭档杨正源对此也很有兴趣。

参加极限重力赛,既需要智慧和勇气,也需要经济实力。以往,除了一家日本车商外,还没有亚洲高校或个人参加过这项赛事,DonMacAllister开始并没有注意这两个小伙子。不过,张震和杨正源坚持不懈,随后又发去几封信,并表明了自己的诚意和能力,这才逐渐打动了DonMacAllister,他甚至还帮他们推荐赞助商。

“我们有一个心愿,就是有朝一日能把这项比赛引进中国。”张震告诉记者,对这一点DonMacAllister也很感兴趣,“希望有一天,大家能为我们在上海参加这项比赛欢呼加油,就像现在大家关注F1车赛一样。”
  
钢琴协会
最难忘舞台幕后的辛苦
学生运动纪念园
  
□黄正骊(建筑学专业,曾任同济大学钢琴协会会长)

钢琴协会成立于2002年11月,最初的想法是,为喜爱钢琴的同学们提供一个平台,让更多热爱钢琴、热爱音乐的同学走到一起来———于是就有了钢琴沙龙。

沙龙毕竟是一个比较内向,小范围的交流活动,要向更多的人展示我们协会的成果,应该举办专场演出,用演出告诉大家,在我们同济大学也可以有这样出色的一个艺术团体。于是2005年我们在本部举行了“黑白音画”的音乐专场,并且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专场的准备的过程所经历的困难,让每个人都感到难忘,其中的无助、力不从心,以及一次次地奔忙,至今仍历历在目。许多演奏者除了读书与练琴之外,还身兼数职,忙着筹备舞台效果和音响效果,连已经毕业了的第一任会长都在百忙中抽空多次参加彩排,还费劲周折为我们借了一台象牙键的七尺三角钢琴。为了增加艺术效果,还编排了一些场景录像穿插在演出中间。每个人都为这场演出竭尽全力,各显神通。原来演出定在5月19日进行,紧跟18日那场一年一度的精彩校庆晚会,有很好的连贯氛围,然而18日突发意外,大草坪上的校庆演出顺延到了19日,我们在一·二九礼堂的演出不可能同时进行;而之后直到期末考试,礼堂的演出已经排满,我们的演出就这样无端被挤出来了,当时急得眼泪直流。多亏了学校各方面的努力,才圆满地调整了演出场次,终于让我们的专场于6月7日在129礼堂成功上演。可以说,这段难忘的准备过程对每一个参与其中的同学都是一个考验,并且我们最后胜利了。   

中国石油化工重点工程节能减排及维修改造技术交流会中国石油化工重点工程节能减排及维修改造技

2016年9月22日,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山东省石油化工设备管理协会、东北石油大学节能研究中心在山东省˙青岛市,共同举办中国石油化工重点[详细]